自己之前所想的差不太多啊司马懿此来雒阳就是

分享到:
 曹操一听,说道:“‘英雄所见略同’,我亦是如此想法!”
 
    而嘴上这么说着,曹操此时他心里实则是高兴非常。为什么这样,因为你看河内来得使者,他没去向朝廷,向皇帝禀告这些情报,而是来找自己了,这是不是就说明了一些问题呢。而且也不得不说,来得人可是个明白人啊,很清楚如今朝廷的形势,知道谁说得算。
 
    -----------------------------------------------------
 
    守卫赶紧是跑回了府门口,一见司马懿还在,他笑道:“先生,主公让先生入府!”
 
    司马懿点头,把战马交给了守卫后,他又好好整理了一下衣冠,然后这才迈步进入了府中。
 
    今日司马懿从河内来此见曹操,可以说他所代表的不仅仅只是他一个人,他更是代表了河内郡的太守王邑。还有他的父亲司马防,更有温县整个的司马氏家族。所以其人的仪容仪表,必须要整理好了,然后才能去见别人。尤其是他们这些从世家大族出来的子弟,是更甚如此,至少从表面上,不能让人觉得有何失礼的地方,人人都是这样。
 
    因为世家大族出来的人几乎是每个人都看重家族的面子。所以绝对不能让人在这上面挑什么理。
 
    -----------------------------------------------------
 
    司马懿来到了会客厅中,忙拱手施礼道:“河内温县司马懿,见过州牧!”
 
    然后在见过了曹操后,又给两边的程昱、关羽,还有夏侯渊和曹仁他们四人见礼,“见过各位!”
 
    曹操一听,河内温县司马懿,这个名儿好像听过。可不是听说过吗,还见过呢。只是曹操一时确实是没想起来。毕竟那么多年过去了,有几个人像马超那样儿的啊,过目不忘。
 
    反正至少曹操是做不到这个。所以曹操疑惑道:“莫非是司马家族之人。不知司马防是你何人?”
 
    司马懿一笑,“回曹公,在下正是司马家之人,而司马防公正是家父!”
 
    曹操闻言,他终于是想起来了,可不是吗。司马防大儿子叫司马朗,而二儿子就是这司马懿啊。记得司马懿小时候,自己曾经和马超两人拜访司马防的时候,还见过他呢,一晃那么多年过去了。如今司马懿都这个年纪了啊。
 
    曹操也不得不感慨时日过得真快啊,而这司马懿不愧是世家大族出身的人。如此懂礼,确实是不坠大族之名。
 
    曹操哈哈大笑,“原来是故人之后,却不知建公兄如今如何啊?想来我与建公兄已经有数载未见了!”
 
    可不是吗,一想起来,至从董卓进了雒阳之后,司马防就告病回乡了。不知道的人以为他身体不好回老家了,但是曹操当然是明白人,知道司马防他是避祸去了,他一看不上董卓其人,二他也知道雒阳要不稳定了,所以既然不能和董卓同流合污,那就只能是全身而退了。
 
    “有劳曹公挂怀,家父身体还算康健。就是他时常提起,当初在雒阳之时,与曹公相交往事。常对懿言道,说在雒阳数载的那些时日,就是他一生中最为高兴之时!”
 
    曹操听后还是大笑,不管司马懿的话真假,反正他就是很喜欢听,他说道:“从建公兄那来论,我得称呼你一声贤侄,而你应该称呼我一声叔父,如今这里没有外人,我看就如此吧!”
 
    司马懿一看,他自然也没矫情这个,他也知道曹操是个真性情之人,他让你这么做,你就如此就对了,所以他笑道:“那么如此,小侄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贤侄快坐!”
 
    “多谢叔父!”
 
    -----------------------------------------------------
 
    而此时程昱他看着司马懿的言谈举止,反正从他一进门到现在,可以说都很是得体。可如今这时候唯一让程昱不太满意的就是,司马懿其人的相貌。要说司马懿他长相确实是不错,只是程昱之前不经意看到司马懿转头,结果一下便看出来了,司马懿他是个狼顾之相啊(注1)。
 
    而这辈子,程昱他就见过司马懿一人是这样的,可再也没见过第二个了。而这种相貌的人,据说是没有什么忠心,就像狼一样,所以说能好吗。
 
    不说程昱在那儿想着司马懿的狼顾之相,担心着一些事情。就说司马懿在坐下之后,曹操向他问道:“之前守卫禀报说,有河内军情,莫非贤侄就是从那儿来?”
 
    司马懿点头,“叔父,正是如此。小侄从怀县而来,而此时的怀县正被马孟起亲带凉州军所围攻,而从如今来看,王太守怕是已经支持不了几日了!所以他特请小侄来雒阳,向叔父请求援兵,共破马孟起!”
 
    屋中几人从中得到了两个消息,第一个就是马孟起是亲自带凉州军进了河内,此时正在围攻怀县。而第二个就是,司马懿次来是特意来请求援军的。至于他所说王邑快要支持不住了,这个没人去想它是真的假的,因为没必要,只知道他是来请求援军的就行了。
 
    -----------------------------------------------------
 
    注1:狼顾之相,什么叫狼顾之相呢,这个词语的解释就是,在肩膀不动的情况下,头能转动180度。/说实话,个人不确实是不怎么相信这个,但是这个词的解释就是这么样儿的。
------------
 
第五四二章 司马懿游说曹操(续)
 
    曹艹一听,心说果然是和自己之前所想的差不太多啊,司马懿此来雒阳就是王邑让他来请求援军的。只是如今自己还真是不好轻易和自己那孟起贤弟开战,要不还用等到如今吗?
 
    还是,曹艹自然是不怕战,只是时候却不到,所以一旦是提前开战了,那么可能就要得不偿失啊。所以曹艹他还是比较坚定自己的想法的,至少现在他还是没怎么动摇过。
 
    曹艹笑道:“唉,贤侄有所不知啊,如今虽然白波贼韩暹已亡,但是李乐和胡才两人却在逃,所以我军正在全力追击两人,可能不能再派兵河内了!”
 
    司马懿闻言心说,这话你自己相信吗?李乐和胡才两人无非就是泛泛之辈罢了,他们能和凉州牧马超马孟起相比?根本就不能相提并论的,还全力追击两人?那两人还用追吗,贼就是贼,而且凭他李乐和胡才两个人的本事,还能在司隶翻起多大的风浪来?他们两人要是聪明点儿的话,就此退隐才能保住小命,要不然,呵呵……
 
    “敢问叔父一句,叔父以为当今天下实力强劲的诸侯有几多?”司马懿直接如此问道。
 
    而曹艹一听,他想了想,然后便说道:“冀州袁本初、凉州马孟起,如此而已!”
 
    虽然曹艹说出了袁绍和马超两个人,但是其实在他的心里,如今天下能让他看在眼里的也只有自己的那个孟起贤弟了,而暂时还没有别人。对于袁绍,说实话,有实力确实是有实力,但是他却还没有被曹艹太过看重的程度。毕竟曹艹从小就和袁绍相识,所以基本上可以说他是相当了解袁绍其人了,所以都已经是做到了知己知彼。
 
    而在曹艹的心目中,袁绍却是不如马超的。就直到今曰,曹艹也不敢说对自己这个孟起贤弟到底有多了解,所以马超确实是不得不让曹艹看重。更何况如今马超在天下的诸侯当中,实力最为强劲,确实是首屈一指的。
 
    司马懿闻言则对曹艹说道:“叔父既然认为马孟起的实力强劲,那么不和他交战,想来是怕了其人,怕了凉州军吧?哈哈哈!”
 
    结果听了司马懿所说,曹艹还没说什么,但是夏侯惇、曹仁、徐晃和关羽四人就已经是不高兴了。
 
    所谓是“君辱臣死”,其实就是这么个道理。在他们几人看来,自己主公(州牧)对你司马懿是如此客气,连贤侄都叫上了。可你司马懿呢,也实在是太不给面子了吧。当着属下的面儿,直接就这么说自己的主公(州牧),虽然看着好像是激将,但是却也不得不说,他们几个武将是没有一个爱听这话的。什么叫怕了,难道我兖州军还能怕他马孟起,怕他凉州军不成?
 
    但是几人确实都不是一般人,所以都是强行压住了自己心头的怒火,而没有发作。要是此时不是曹艹在这儿的话,估计他们直接就该质问司马懿,甚至都开骂了也不一定。
 
    不过虽然夏侯渊几人火气确实是挺大的,但是曹艹和程昱两人倒是对司马懿的话都没有什么感觉。曹艹他是什么人,怎么可能被司马懿的小小激将所激了呢,所以他此时是大笑道:“哈哈哈!贤侄这个激将法用得倒是还可以,只可惜却是找错了对象啊!”
 
    “叔父觉得如何,那便是如何了吧。只是小侄此时想说得是,天下人其实就是如此看待的,不知叔父可同意小侄此言啊?”
 
    这个,曹艹一想,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儿啊。如果说之前自己还能找有些借口,对马超对凉州军是避而不战,就当是没看到了。但是如今司马懿他是亲自来雒阳请自己发兵去河内,而自己不发兵的话,那么这事儿估计马上就得传到天下人耳中去啊。然后天下人如何看待自己,如何看待兖州军,那么确实是可想而知了。
 
    司马懿这话说得倒是不错,到时天下人也许就会说了,他曹孟德是怕了他马孟起了,也是怕了凉州军啊。而曹艹想到了此处后,他心说,真要是如此的话,最为重要的就是于军心不利。而让兖州军的士卒知道了此事后,那么确实是不太好,大为不妙啊。
 
    如果说这事儿不仔细想开的话,那倒是还没什么,但是如今曹艹这么深一寻思,司马懿他说得倒是也真没错,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所谓是众口铄金,到时在天下人的口中,自己和自己属下还有兖州军会成什么样儿,那还真是不好说啊。想想,曹艹突然觉得头有些疼。他心说,可别犯老毛病啊,这时候可不是犯病的时候。
 
    曹艹其人有着比较严重的头风病,还是从小就得的,有时候就容易犯病。不过距离上一次犯病都过了一个多月了,而这期间一直还都算是不错。不过看今曰这样,估计早晚还得继续犯这老毛病啊。
 
    而程昱此时一看自己主公此时是微微皱眉,他就知道,自己主公这时候恐怕想得是比较多了,他倒是把曹艹头风病的事儿给抛到了脑后,一时没想起来。而其实以程昱他这时候的想法,战与不战当然是都可以的,只是己方和马孟起的凉州军开战,却是不一定能胜。而到时候可能还要苦战,甚至两败俱伤的情况也是很大可能的。
 
    其实程昱的想法很简单不过了,因为如今司隶并不是己方此时一定要占据的地方。而对于己方来说,徐州才是首先必须要拿下的,而其次便是豫州,而司隶却也只能是排在这两个州的后面。可如果在此和马孟起的凉州军真要是大战了几场,那么最后真就是要得不偿失啊,而且还交恶了其人,所以这个值得吗?
 
    但是程昱此时他却也不得不说一句,司马懿之前的那话说得真好啊,是直接让自己主公陷入到了为难当中,要不能有如此的表情吗。其实以程昱他这时候的想法,他当然是更加倾向于不战,因为如此才对己方的好处多,但是不战当然也有不战的弊端,所以程昱他倒是也知道自己主公的为难。
 
    司马懿一看曹艹此时的表情,他就知道,自己的一句话,却是起到了它的作用。有的时候,是不用你说太多的,而只要关键的一句话,就能改变很多。但是却也不得不说,自己说得确实是事实,而他曹孟德只要是聪明人,自然也能想到此处。至于其人最后的选择,就要看他想要什么了。
 
    如果其人想要己方没有损失,那么就不必出兵,而到时可能在天下人的眼中,口中,他曹孟德、他一干属下,还有兖州军的名声会大跌,而于军心不利。
 
    那么不想如此的话,那就出兵便是了,只是倒是可能要损失不小,胜败却也不好说。
 
    而曹艹此时确实是陷入到了两难之中,因为他觉得是怎么选择好像都不行,到最后对自己的弊处都是很多啊。对于这样的问题,曹艹暂时是不想太多了,如今程昱就在这儿呢,自己当然是要问问他了。还有夏侯渊他们也在,所以可以问问他们。
 
    曹艹说道:“来人!”
 
    “主公!”
 
    “带贤侄下去休息!”
 
    “诺!”
 
    曹艹则对司马懿说道:“贤侄刚从河内而来,此时先去休息一下,过后我们再说此事可好?”

欢迎转载五洲彩票app_五洲彩票app下载_五洲彩票app手机版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五洲彩票app_五洲彩票app下载_五洲彩票app手机版 » 自己之前所想的差不太多啊司马懿此来雒阳就是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