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他如果以后当真有一日来投奔主公那么主公

分享到:
 其中的。毕竟他司马懿绝对是个人才,而曹操对此心中自然是有数,只是如今这个人才却还年轻,所以也是有待磨练些时日才更好啊。
 
    “曹公,告辞!”
 
    司马懿拱手说道,然后便上了马,离开了雒阳。至于曹仁他们几个。也是早都上了战马,几句是和司马懿一起,同时带兵离开的。
 
    曹操望着司马懿远去的背影,对旁边的程昱说道:“他日天下,必有司马懿其人之名!”
 
    程昱没有说什么,但是却对自己主公点了点头。他当然也是相信如此的,只是司马懿这个狼顾之相。到了如今,他还是不能释怀啊。只是自己主公对此好像是不知道,看来自己得和自己主公说一下才行啊。
 
    于是程昱不管其他了,便直接说道:“不知主公对司马懿其人的相貌感觉如何?”
 
    曹操一听,其人相貌?他可不知道程昱为何有此一问,于是便说道:“司马懿其人相貌堂堂。一表人才,有大家族子弟的风范!”
 
    程昱则缓缓摇了摇头,随即说道:“不知道主公可否知晓‘狼顾之相’?”
 
    曹操一听,心说什么?狼顾之相!自己当然是听说过,只是这个和司马懿有什么关系?难道是说……
 
    他看了眼程昱。程昱微微点了点头,曹操是倒吸了一口冷气。此时他大声说道:“回府!”
 
    于是曹操和程昱回到了府中,而曹操让人在没有他允许的情况下,是任何人都不得进来。
 
    坐下后,曹操认真问道:“仲德之言当真?”
 
    “正是如此,属下绝不敢欺瞒主公!而昨日,属下则是在不经意间发现了司马懿如此情况,今日见主公如此重视其人,属下却也不得不及时禀报给主公所知!”
 
    程昱说道,这要是让自己主公误会了的话,那可就麻烦了。万一自己主公认为是自己嫉妒他司马懿收到重视,那自己可真是“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啊。
 
    而曹操则对程昱一笑:“仲德想多了,我怎么能不相信你!你自是不会欺瞒于我,我都明白!只是却没有想到啊,他司马懿居然是‘狼顾之相’,真是不曾想到!”
 
    曹操其人博学,学问不浅,所以还真就是知道一些这个“狼顾之相”。但是平时真都是听说了,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个人真是如此的情况。虽然没能亲眼看到这个“狼顾”,但是只要以后还能见到他司马懿,那么早晚都会亲眼所见的。
 
    曹操这时候确实有些为难,司马懿绝对是个人才,但是以后他要是投奔于自己,在自己帐下效力的话,可能就因为这个“狼顾之相”,自己却是不能太过于重用其人。更是不能给其人太大的兵权啊,要不后果,确实是无法设想。
 
    曹操微微皱眉,他对程昱说道:“仲德觉得如何?”
 
    程昱自然是看出了自己主公的为难,所以他把心一横,对曹操说道:“主公,属下这里有上中下三个对策!”
 
    “哦?不知是哪三个对策?”
 
    看到程昱好想是有好的对策,所以曹操他一下就来了兴趣。
 
    “不瞒主公说,这第一下策,就是主公从此不必再管其人如何了。至于他如果以后当真有一日来投奔主公,那么主公可千万不要收留于他。而他到时自会去其他诸侯处,至于最后的结果,那么也不是我们所能预料到的。”
 
    听了程昱所说,曹操觉得这个,貌似和自己是没什么关系,但是实则不然。因为第一司马懿他要是不来投奔自己还好,但是一旦他来投奔自己了,自己本来是都说好了让他来,还说兖州军大门时刻为他敞开,那么到时候自己食言是小,关键是其人要记仇是大啊。就凭他司马懿这个“狼顾之相”,还有其人之才,自己也是忌惮三分。
 
    而其人要投奔了其他诸侯,想来以其人的本事,一定会得到重用。要是一个强势诸侯,像自己的还好说,但是要是个不怎么样的,那么最后难免可能就要被其人所乘啊。而最后,其人就可能成为自己的心腹之患。
 
    看着自己主公此时正在思考,程昱他也没多说,一会儿后,曹操则问道,“不知那第二,中策如何?”
 
    程昱闻言则回答道:“回主公,至于这中策,就是他司马懿今后不管投奔不投奔我军,我军到时都要征辟其人,一定要让他来为我军做事。因为如此,我们才能更好限制于他,让他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想来如此,他也翻不起太大的风浪来吧。”
 
    曹操一听,心说这个中策,如此施为也不是没有道理。至少自己在的时候应该是没什么太大问题,可是自己如今年纪已是年逾不惑了,而他司马懿尚未到二十,所以这个……
 
    至少如此的话,不只是自己要防范其人,估计自己后人也得是小心其人才行啊。(未完待续。。。)
------------
 
第五四五章 马超再攻怀县城
 
    曹操他是再次看向了程昱,心说依据仲德所说,如此说来,要是上策的话,那岂不是要……
 
    果然只见程昱继续说道:“至于那上策,想来主公已经是想到了吧。不错,那便是一劳永逸彻底解决了此事,就是主公直接把司马懿……”
 
    说着,程昱他是右手成立掌,然后做了个向下切的动作。那意思是再明显不过了,就是要把他司马懿直接就是杀了完事儿。如此这个天下就会少了这么个“狼顾之相”的人,对其人自然也是再也不用担心什么了。而以程昱其人的性格,确实是杀伐果决,他自然是最想让自己主公用这个上策的。
 
    不过曹操他可不是程昱,所以其实以曹操其人的性格来说,他很是自然地就选择了第二个中策,于是他便对程昱说道:“仲德三策,确实都还不错。只是我倒是觉得还是中策最好不过,其人能为我所用,不在其他诸侯那为好。至于直接灭杀了,那倒是可惜了其人之才啊!”
 
    毕竟这个“狼顾之相”,倒是都听说过,只是以前却是都没有见过,更是没有什么再具体的实例了。所以曹操他确实也算是爱惜司马懿其人之才,而且曹操他的性格使然,在他的想法中,哪怕他司马懿不忠诚,有野心,但是在自己的帐下做事儿,他也得蛰伏着才行。而且还得让其人能为己所用,所以如此,就是中策是最好不过了。
 
    程昱他此时是在心里叹息。心说果然啊,自己主公还是选了这个中策。这个还真就是在他所料之中的。如果说曹操要是选择了下策或者是上策,那才是出乎了程昱的预料呢。
 
    “仲德觉得如何啊?”
 
    程昱一听,心说我的主公啊,就算我想反驳,可是你这时候还能改变主意吗。
 
    所以他只好说道:“主公所言甚是,既不能让其投效其他诸侯,主公又爱其才,不忍心对其下手。所以那也只能是如此了!”
 
    曹操一看,程昱说得语气中颇有些无奈的意味,他对此却也没多说,只是对程昱笑了笑,算是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了吧。
 
    -----------------------------------------------------
 
    河内郡,怀县城。马超除了之前试探进攻过一次后,他就让凉州军是一连休息了三日。直到今日他才准备再一次让士卒攻城。
 
    马超从情报上了解到,这个王邑守御着的怀县城可不是当时张绣防御的弘农城。那时候张绣他手中可是没有多少粮草,而且他叔父张济也知道,最后他肯定不是己方的对手,所以也没给张绣他留下多少粮草。所以最后自己消耗粮草的计策确实是奏效了,而张绣他也算是能当机立断。直接就带兵撤退,然后弘农战事便是结束。
 
    不过如今这个怀县城可不是当初的弘农城,因为王邑他早就知道自己要来,所以是早早便从百姓的手中又收上来了不少的粮草。而且王邑其人在河内的口碑非常不错,以致于百姓还乐于做这个事儿。结果如今其城内所囤积的粮草,支持怀县守卒一个月的时间那却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而此时正在城头上的王邑一看。心说他马孟起终于是再一次准备让大军攻城了。其实别看如今这怀县城内的粮草不过就是能够支持一月的。但是马超他让大军休息了这几日,最为高兴的还真就是他王邑。为什么如此,还不是因为司马懿他去了雒阳向曹孟德请求援军了吗。而在王邑看来,这一定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自从司马懿离开了怀县去往雒阳后,虽然王邑他也是担心着,着急着,但是却也不得不说,他确实也是对司马懿的信心是越来越大了。也不知是怎么的,他就觉得司马懿肯定是能带曹操的兖州军前来救援怀县。除了是他王邑此时对司马懿是有些信心之外,剩下的那些,如果马超知道王邑所想得的话,那么他会告诉王邑,这个其实叫做第六感。
 
    而望着前方的怀县城,马超知道自己还是和己方士卒讲几句为好,于是他便对士卒说道:“凉州军的弟兄们,前方便是河内郡的怀县,只要我们把此城拿下了,那么河内就在我军的掌握之中了!弟兄们,冲啊!”
 
    “杀!”
 
    凉州军的士卒,随着马超的一声令下,便冲向了怀县。
 
    而王邑他见此情景,自然也是不甘示弱,至少从气势上就不能是弱了人家。所以他这时候也对士卒喊了几句,无非就是击退来犯之敌了,保卫家园啊之类的话吧,江湖规矩吧,好像哪地方守城都是这样的话。
 
    马超这次他带兵来河内,每次攻城战的一大劣势便是他没有个主将带领着士卒攻城。所以这上面确实也是差了一些,但是之前马超确实是没怎么考虑过这事儿,而等他想到了这事儿后,却已经是都到了河内了。不过在第一日的时候,马超却已经是让人去河东找吴班来了,相信来回来去已经是过了好几日了,想来他应该马上就到了吧。
 

欢迎转载五洲彩票app_五洲彩票app下载_五洲彩票app手机版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五洲彩票app_五洲彩票app下载_五洲彩票app手机版 » 至于他如果以后当真有一日来投奔主公那么主公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