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恢他可不是个单纯的文武艺可还是不错呢所以

分享到:
本来马超以为吴班今日能到,倒是却还是没到。不过他没到,却也不能改变马超今日在此让大军攻城的,所以这次吴班却是没赶上,只能是下次了,也就是明天了,如果他今日能到了怀县的话。
 
    和第一次的试探一样,没多久,马超又一次是让士卒鸣金收兵了。而听到马超鸣金了,在城头上的王邑,他这才是送了口气啊。他又想起了之前见司马懿的时候,他问自己的话,这凉州军的战力确实不是己方这守卒所能比的。如今己方可是依托城池为屏障呢,但是说实话,却也真是没有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啊。
 
    -----------------------------------------------------
 
    曹仁、曹纯、关羽和徐晃四人带兵在去往河内怀县的路上,当然了,他们中还少不了司马懿。
 
    当初从雒阳出来后,司马懿看到兖州士卒清一色的步卒,他就知道曹操他们打得是什么主意了。不过对此,司马懿却也说破,也没说什么,更是没什么不满的。对他来说,真是那么样,怀县被不被攻破,和他司马懿可是没有什么关系的。而河内最后落不落入到他马孟起的手中,和自己更是没有什么关系了。
 
    不过自己还真是想和他马孟起还有凉州军过过招,这个倒是没错,而这次如果有此机会呢,那么可以小试一次牛刀。如果真没有什么机会可,那么也没关系。至少司马懿对此却是很清楚,只要自己不去投靠他马超马孟起,不给他效力,那么估计早晚都是有这个机会的。至少在司马懿的眼里来看,马超他确实是有实力,而且是能一点点地走下去的。
 
    此时的曹仁遇到了他军旅生涯中最无奈的事儿,或者不应该说是最无奈吧。反正平时都是急行军,为了战事而加快速度行进。但是这次却是平生第一次啊,放慢了速度行军。而且还是越慢越好,但是却也不能是那么太过明显了。要不让人看出来了,你这哪里像是援军啊。
 
    结果这还没行了一日,曹仁就已经让士卒接连是休息了三次。而士卒他们倒是高兴了,他们心说,这也不知道怎么这次曹将军是如此体恤士卒。当然了,平时曹将军也是很体恤士卒的,只是却也没有这样儿过啊。
 
    而让曹仁他最受不了的,就是他一让大军休息,司马懿就笑着看着他,一然大军休息,他就如此。结果曹仁最后他算是明白了,敢情这小伎俩早是让人给发现了,要不能如此吗。不过曹仁比较疑惑的是,为何司马懿他却从来没让己方的大军急速行军,对于己方速度缓慢,他却也从来没有怨言,是啊,从来没说过什么,就是笑看着自己而已。
 
    对此他是不明白,曹仁他很是不明白,他可真是不知道司马懿到底是如何想法。其实想想也是,至少司马懿的想法可不是曹仁所能猜到的,要不他就不是司马懿了。
 
    -----------------------------------------------------
 
    就在马超在此让大军攻城的这一日晚,吴班终于是到了。
 
    “主公!”
 
    “元雄你终于是到了!这一路辛苦了,来来,快坐吧!”
 
    “诺!谢主公!”
 
    要说马超对吴班这一路的表现确实是很满意的,严颜是亲笔书信都和自己说了。人嘛,总得是慢慢成长吧,如今的吴班正是如此。
 
    吴班坐下后,马超问道:“不知如今河东的情况都如何了?”
 
    吴班回道:“主公,在严颜将军的带领下,我军是很快便占据了河东……”
 
    基本上吴班他此时所说得很多东西,马超他早都是知道了的,但是却还有些细枝末节的地方,他却是不清楚。毕竟严颜他不可能把什么东西都给他汇报过去,那想都别想。但是马超还就挺喜欢听这些小事儿,细枝末节的东西。因为对他来说,大军攻城,而在这晚间比较空闲之余,听一听这些东西,也算是一种放松吧。(未完待续。。。)
------------
 
第五四六章 马超再攻怀县城(续)
 
    吴班他算是及时赶到了两军前沿阵地,河内怀县战场,而马超他这算是更放心了。本来他也没怎么太在乎这个怀县,只是军中却缺个主将,想想也确实是如此啊,反正这回倒是都全乎了。
 
    -----------------------------------------------------
 
    一夜无话,到了第二日,马超依旧是下令全军攻城。不过和以往不太一样的就是,这次有了主将,那就是从河东赶来的吴班吴元雄。
 
    结果有了主将,效果果然是立竿见影,反正真是比没有主将强,而且还强了不少。不只是马超和李恢,还有凉州军的士卒,就连城头上指挥着怀县守卒守城的王邑还有守城士卒,他们也都感觉出来了。
 
    而王邑还心说了,怎么今日这凉州军士卒的战力好像又是有所提升了,士气好像也提高了些。等他仔细再一看城下,就发现了端倪,原来是今日凉州军有主将了,一位年轻小将带领着士卒攻城,怪不得会让自己感到如此棘手啊。
 
    所以这也不是没有原因的,而既然让王邑他找到了原因,结果就该是吴班他倒霉的了,像他这样的主要人物,那自然是受到了怀县的守卒的很多招呼重点招呼。只是这些招呼却没有一个是友好的,全都是不友好的,根本那就是想要置你于死地的。
 
    不过在司隶战场上这一路下来,吴班他倒是经验丰富多了。至少有些东西怎么去应对应付,他还是知道的。如今虽然他初涉战场还是没有多久,但是却也不是当初的那个小白了不是。
 
    这个不得不说,吴班的及时出现,确实是给王邑还有怀县的守卒增加了不少的压力,但是王邑和怀县的守卒最后却还是依旧抵挡住了此次凉州军的进攻。让凉州军是再次铩羽而归,而马超最后只能是鸣金收兵。尽管是再次铩羽了,但是马超对己方的士卒却是满意的。
 
    -----------------------------------------------------
 
    马超、李恢还有吴班三人回到了大帐后。马超对两人说道:“元雄,攻城辛苦了!德昂先生。元雄,两位都坐!”
 
    “属下自当为主公分忧!”
 
    吴班坐下后说道,说实话,吴班觉得自己好像是很适合在战场上,尤其是攻城。只有在这个时候,自己才能是暂时忘了血海深仇,要不在平时的时候是很容易就想起的。自己用杀着敌军士卒。来缓解自己被仇恨所带来的压力压抑。
 
    而李恢则是一笑,“主公,从今日我军攻城,双方攻守的情况来看。我军破怀县是指日可待了!恢要是所想不错的话,也就在三日内,王邑他可是要支持不住了!”
 
    李恢他这个意思,可不只是说王邑他快要守不住怀县城了,而其人的身体也是要吃不消。因为王邑他可不是武将出身。而只是个单纯的文士,所以你如今看他连续在城头两日,还算没问题。但是你再让他继续接连三日都在城头上的话,就这么带着怀县守卒抵挡着己方的进攻,你看他身体能不能吃得消。
 
    而李恢他可不是个单纯的文士。武艺可还是不错呢,所以他自然是更能看得到出来这个,而且可以说还更是深有体会吧。毕竟文士怎么能和武将相比,不就是这样嘛。
 
    马超闻言是哈哈大笑,“先生所说不错,超亦是如此认为!同样还是少不得元雄出力啊!”
 
    “属下定当尽力!”
 
    马超点头,“好,攻城战事,一切便拜托元雄了!”
 
    “还请主公放心就是!”
 
    “元雄做事,我自然放心!”
 
    -----------------------------------------------------
 
    本来从雒阳到河内的怀县,急行军的话,怎么两日多也该到了。但是如今却让曹仁带领着兖州军的士卒,已走了近四日,虽然是已经进到了河内郡的地界,但是却还没有达到怀县呢。
 
    司马懿他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儿,让曹仁他们看着,就觉得他好像根本就不是来雒阳求援的那个司马懿,根本此时就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啊。这,也不知道那个河内太守王邑到底是为何,怎么让此人来雒阳了。
 
    不过想来估计也是王邑不知道其人的具体想法吧,要是知道其人此时是如此作为,估计王邑他也许不会让此人来也不一定。不过曹仁他们又一想,其实司马懿如此表现,好像也不是说不过去。毕竟如今主公给自己等人的军令就是缓慢行军,不要急行军,要晚些时候到怀县。所以自己几人不能违抗军令,他司马懿就算是说破天了去,自己等人也不会改变主意不是。
 
    就在此时,曹仁来到了司马懿的边上,对他说道:“先生,只需一日,我们必到怀县城下!”
 
    司马懿对曹仁就是一笑:“子孝将军还准备何时休息啊?”
 
    曹仁一听,他老脸就是一红。毕竟他可都明白,这司马懿是在这儿讽刺自己呢。可是自己这边儿事儿做都做出来了,还不能人家说吗。曹仁他不是不会反抗,也不是脾气多好,只是他理亏啊。哪怕是自己主公让自己如此的,但是曹仁作为一个统军的主帅来说,他可第一次干这样儿的事儿,所以他也确实是有些不太好意思。
 
    要是夏侯惇他在这儿的话,他早就骂上司马懿了。当然了,要他是此军主帅的话,司马懿他绝对是什么话都不会说。也就是曹仁吧,司马懿还算了解些他的性格,知道其人是个真正的帅才,如果身上的一些缺点能好好改改的话,那么他日必将能名震天下。
 
    曹仁这时候真想给自己个嘴巴。心说自己这就是人家常说得嘴贱啊,贱得不行了。司马懿这时候什么都没问自己,自己嘴贱说什么说啊。结果怎么样。怎么样,让人给讽刺了一顿吧。
 
    他此时是不自然地一笑。反正是皮笑肉不笑,“呵呵,先生当知,仁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唉!”
 
    其实曹仁从他的内心来说,确实也不想这样儿,但是主公的军令。他对此还能有什么办法,所以也只能是遵从。而其实他和夏侯惇他们所想得都是一样儿的,从来可就没怕过什么。什么马孟起,什么凉州军。重视当然是会重视,但是曹仁却都没惧怕过他们。
 
    而且他也确实是手痒心痒,早就想会一会天下闻名的马超马孟起,还有以强悍著称的凉州军了,不过如今这最近的机会。就在眼前了,但可能都不会把握住啊。
 
    -----------------------------------------------------
 
    曹仁他们带兵正向着怀县的方向而来,对于此马超他们当然是不知道了,但是他此时却是知道,今日就该破了这怀县城了。就是如此。
 
    为什么,因为吴班此时已经带着很多的凉州军的士卒攻上了城头。而李恢他说的倒是还真挺准,这次正是他当初说完之前那番话的第三日,也是之前休息过后再一次攻城,连续第五日攻城了。无论是他王邑还是怀县的守卒,确实都已经是吃不消了。
 
    而王邑他无论是身心,都是异常疲惫。因为这几日来,他不只是每日都要在城头上指挥着士卒守城,天天更是都得提心吊胆地,就怕城被攻破。而且每日都盼着司马懿带雒阳的援军到来,是盼啊盼啊,结果援军就是一直都杳无音讯。他早都要望穿秋水了,再盼不来的话,那么怀县城可真就要被凉州军给攻破了。
 
    而王邑他确实是不能理解,要说从雒阳来回来去,都过了这么些时日了,怎么说援军也该到了吧,就算是再多的人马,那也能到啊,可是如今就是没有援军的影儿。王邑他自然是不知道这里面的内情的,所以还以为是出了什么意外呢。
 
    不只是他,就连守城的士卒也一样是吃不消了。他们体力倒是都比王邑这个文士强,但是连日来的高强度作战,也确实是让他们有些顶不住了。
 
    毕竟司隶这帮守卒,本来战力就不怎么样,而且赶上司隶这几年也没什么战事,可以说他们算是安逸久了。所以抵挡马超的凉州军,一日两日,哪怕是三四日也都还行吧,但是这一次,马超是接连五日,全力进攻着怀县,所以他们此时确实要守不住了。
 
    而且有了吴班之前的加入,凉州军自然更是如虎添翼,所以他们这帮守卒还能好吗。
 
    结果这次是一下就让吴班带着凉州军抓住了机会,登上了城头无数的凉州军士卒。
 
    王邑在城头一看,他大喊道:“各位,我们的援军马上就要到了,快顶住啊!”
 
    此时守城的士卒,不少心中都是苦笑啊。心说我的太守啊,您就不能再换一句吗,这句话咱们都听了多少日了?可哪有什么援军的影儿啊,就是连根马毛儿都没有啊!
 
    不是士卒对此失去了信心,而是他们早已经是没有了信心,不会相信了。雒阳的援军,都这么些时日了,还没到?哪有那么慢的援军啊,难道人家是散步着来河内救援的?还是说……
 

欢迎转载五洲彩票app_五洲彩票app下载_五洲彩票app手机版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五洲彩票app_五洲彩票app下载_五洲彩票app手机版 » 李恢他可不是个单纯的文武艺可还是不错呢所以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