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和程昱还有夏侯渊曹仁他们几人倒是还没什

分享到:
 都是明白司马懿的意思,所以把司马懿的顾虑是直接给打消了,那意思“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事情能不能成,那也只能是看天意如何。
 
    见王邑都如此说了,司马懿也都明白。所以说道:“如此,还请太守亲笔书信一封,由懿带到雒阳,一切还请太守放心便是!”
 
    王邑露出了笑容,“好,全都拜托先生了!”
 
    司马懿一笑,没有再多说。而王邑从司马懿这儿借来纸笔,写了一封亲笔求援信,然后交给了司马懿。
 
    之后。没过多久。怀县的东城门打开了一条缝。从中出来了一人一骑。这人正是司马懿,他看了眼怀县后,便踏上了去雒阳的路。
 
    -----------------------------------------------------
 
    司马懿就这么离开了怀县。去往了雒阳。而马超的斥候还真是没有发现他,当然了。马超他也不可能知道,至少暂时却并不知道,司马懿之前居然就在怀县。如果他早知道这个消息的话,那么他一定会更加重视此地,也不会如此不急于拿下城池了。
 
    所以这是种敌暗我明的情况,之后又从夜晚转到了白天,马超继续是让凉州军士卒攻城。也不知道是王邑他是因为心中有底了,还是因为如何,反正他今日领兵是给马超的凉州军带来了很多麻烦。马超也不知道这个王邑到底是什么情况,之前可没这么猛啊,怎么一下就爆发了?他确实对此是不太了解啊,马超他确实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司马懿这个变数的。
 
    -----------------------------------------------------
 
    而徐晃他被夏侯惇几人给带回了雒阳,他们五人得胜而回,来向曹操交差。
 
    五人来见曹操,正好是程昱也在。而曹操一看几人表情,他则笑道:“哈哈哈,元让你们都回来了,好,好啊。都坐吧,看来你们这次是收获不小了!”
 
    五人坐下后,夏侯惇也是一笑,“主公,那是自然,徐公明已是被我们所擒!”
 
    曹操闻言,双眼放着精光,“哈哈哈,好,太好了。辛苦你们了!来人,把徐晃带上来!”
 
    “诺!”士卒应诺,赶紧是把徐晃给带了过来。
 
    “跪下!”
 
    士卒对徐晃大喝道,结果徐晃他是没什么反应,而士卒此时是刚要动脚,不过却被曹操一摆手给拦了下来,“不必,退下吧!”
 
    “诺!”士卒告退。
 
    曹操看了眼程昱,而程昱他则对自己主公是微微点头,曹操一下就会意了。
 
    这时候,他直接站了起来,从旁边抽出了自己宝剑倚天剑,之后便来到了徐晃的近前。徐晃他可不明白曹操这是什么意思,当然他可没认为曹操这是要杀自己。他曹孟德要杀自己的话,那么自己还能活着被夏侯惇他们给带回雒阳吗。只是这曹孟德,他如今这到底是要……
 
    结果就只见曹操把倚天剑在徐晃的绑绳上一划,结果绳子一下便断了。
 
    曹操笑道:“哈哈哈!怠慢了公明,还请不怪啊!”
 
    徐晃一看,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说他曹孟德要放我离开了?不过不会如此吧,要是这样儿的话,他还让夏侯惇他们把我带回雒阳来做什么。
 
    徐晃是用眼睛斜了曹操一眼,没好气儿地说道:“曹孟德,不要如此作态,你那小伎俩却是瞒不过我!你解开我绑绳,我徐公明却也并不会领情!”
 
    而已经坐下了的夏侯惇一听徐晃所言,他一下就站了起来,喝道:“徐公明,你这人好不识抬举!我家主公是如此对你礼遇有加,可你不但是无礼非常,反而却是如此态度,枉我之前还以为你徐公明是个人物。但是此时一看,却也不过是如此罢了,哈哈哈,真是可笑啊!”
 
    夏侯惇是直言不讳,是怎么想得就怎么说了。而在他旁边的夏侯渊,还有夏侯惇对面的曹仁,两人听了他的话之后,心中却都明白了夏侯惇的用意。别看夏侯惇他这话是明摆着是说徐晃,当然了,这个其实也确实是如此,因为他的那脾气也没到了能轻易忍受他徐晃无礼的程度。不过夏侯惇的意思自然不是随便就说徐晃两句完了,实则更重要的则是在激徐晃。
 
    就是这个才是最主要的用意,而曹操和程昱两人自然也都明白,心中都是暗自赞成的。
 
    而此时的徐晃虽然是对夏侯惇所说是听得清清楚楚,但是他却也没和夏侯惇去多说什么。夏侯惇的激将,貌似对其人好像是没起到什么作用。而他这时候却只是看了眼还在自己面前的曹操,然后他笑了,“难道你就不怕我挟持于你,闯出敌营?”
 
    结果徐晃这么一说完后,曹操和程昱还有夏侯渊、曹仁他们几人倒是还没什么动作,不过夏侯惇还有曹洪和曹纯,他们三人却都站了起来。
 
    而曹操他则依旧是大笑,对夏侯惇几人摆了摆手,“公明不会如此,各位放心就是!不知我所言可对?”
 
    前面那句自然是对夏侯惇他们说的,而最后那句当然就是给徐晃说的了。而徐晃一听,他暂时确实也是没什么话说了。不管曹操他到底是何想法,但是徐晃他却是能看得出来,他曹操曹孟德确实是有收拢自己到他帐下的心思。而不管其人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至少其人确实是做到了,先解开了自己的绑绳,这又说是信任自己,而自己其实还是满意的。
 
    徐晃看了曹操一眼,没有多说。而此时曹操则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对徐晃说道:“公明请坐,不必客气!哈哈哈!”说完,他也坐了下来。
 
    而徐晃也没客气,就找地方坐下下来。曹操他是笑看着徐晃,确实很是满意。
 
    只听曹操问道:“不知公明今后有何打算?”
 
    徐晃一听,他则说道:“还能如何,如果曹公能放过在下的话,那么在下当是回乡躬耕!”
 
    曹操他们一听,曹操心说,你徐公明相信自己所说的吗?回乡躬耕?亏你徐公明能想出来啊,你徐公明要是这能一直如此,那么却也不得不说佩服你。
 
    曹操脸上是流露出了无比惋惜的神情,他说道:“公明怎可如此啊!今后难道公明就要把这一身本事如此埋没乎?真没有其他打算了?”
 
    徐晃闻言,他是缓缓摇摇头,心说可能吗?自己倒也不想如此,但是如今还能如何?投效明主,难道那明主就是你曹孟德?也许吧。徐晃不是没有考虑过曹操,只是很多原因,让他是不可能就听了曹操这么几句话,他就低头就拜主公。他觉得自己还没到那个程度,而且自己更是夏侯惇他们几人给联合在一起给生擒的,自己还憋着气儿呢。
 
    此时的曹操看了眼程昱,那意思是说,你也说几句啊。这时候该使出来杀手锏了,可不能再藏着掖着。
 
    -----------------------------------------------------
 
    其实在程昱的想法中,如果说他徐公明真就是不可能投靠自己主公了,那么他完全是可以坚决回绝了自己主公,就直接说自己不准备再在司隶待了,而还何必还要在此多言呢。所以虽然如今他徐公明的态度确实是看着有些不太友好,不过这里面也不是说就是完全被对方给堵死了,说不可能为自己主公效力,要说对方可不是那种坚定的态度啊。
 
    而此时见自己主公暗中给自己使眼色,程昱会意。对自己主公的意思他都明白,而其实在他看来,如今说服徐晃,这时候其实已经就是成了一半了。所以就差最后的那一半了,对此己方再加把劲儿估计就够了。至于那一半嘛,确实此时可就在自己手中掌握着啊。
------------
 
第五三九章 曹操西市访大才
 
    程昱对徐晃说道,“将军,此时雒阳正有将军故人在此作客,不知将军可要一见啊?”
 
    徐晃看着程昱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他再一听这话,却是没来由地心里一颤,心说难道果真如此?
 
    他此时是双目圆睁,对程昱是怒目而视,道:“匹夫安敢如此?”
 
    程昱倒是一点儿都没有害怕,这时候他则一笑,“呵呵!将军息怒,我军并未对将军的家眷有半分无礼之处,昱只是说将军已经投效了主公,所以是请他们来雒阳与将军相见的!”
 
    徐晃心说,自己今日真是彻底栽了,他曹操曹孟德一下就抓住了自己的软肋啊。而如此施为,还不就是为了自己能在他的帐下效力吗。他此时是心中苦笑,早知道如此,自己早就到雒阳来了,还用得着如此吗。不过在徐晃的想法中,曹操一方既然是掌握着自己的妻儿,但是他们却没有以此来要挟自己如何如何,至于这时候说出来,那这个倒是个常用的伎俩,自己也并不是不懂。
 
    当然了,曹操他们却是不知道徐晃心里的想法,只是他们其实也有他们自己的想法。武将自然是要生擒徐晃,而程昱想得则是,要利用徐晃的妻儿来给他施加压力,让他能为自己主公效力。
 
    而曹操呢,他当然不能说,这个把你徐晃的妻儿请到雒阳来,是我曹孟德的想法。所以他把此事都推给了程昱,这事儿自然都是由他程昱一人担着,都是他程昱一人做的,和自己没什么关系。
 
    所以这当属下的,有时候还得为自己的主公背黑锅,最简单的道理。这事儿他曹操要是不点头同意了,程昱他敢自作主张吗?所以,其实仔细想想就知道了,只是曹操他是绝对不会承认什么的。不过徐晃当然明白,只是他如今却没想那么多,或者说他根本就是顾不得想这些了。
 
    而此时程昱是拍了三下手,喊了一声,“请进吧!”
 
    结果就见有个妇女带着个三四岁的孩子进了屋中,而两人正是徐晃的妻子和儿子。两人进屋后,给曹操和众人见礼。而众人也是都客气了一下。毕竟是给徐晃面子。
 

欢迎转载五洲彩票app_五洲彩票app下载_五洲彩票app手机版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五洲彩票app_五洲彩票app下载_五洲彩票app手机版 » 曹操和程昱还有夏侯渊曹仁他们几人倒是还没什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