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关羽报效国家他就说为大汉效力而这些话反

分享到:
 公明你怎么……”
 
    徐晃也是一笑,“云长兄,别来无恙?两年前一别,没想到今日才得以再相见啊!”
 
    关羽是个重感情的人,一听徐晃如此说,他则说道:“却不知公明你在此处,原来那个故人就是你啊,早知如此,我这不就早过来了!”
 
    徐晃一笑,“云长兄,两年多不见,小弟请云长兄一叙,这几位久慕云长兄之名,也是想请云长兄过府一叙,不知云长兄以为如何?”
 
    关羽一听,“好,请!”
 
    地摊也不管了,就跟着曹操他们一起走了。别的他不知道,但是却知道,徐晃还不会害自己就是了,而看着徐晃身边几人的样,他是若有所思――
 
    几人回到了曹操的府邸,关羽虽然不太认识这地方,但是却也知道,几人都是乔装来的西市,看来就是为了让自己来此。
 
    把关羽请进了会客厅中,而曹操几人则是去换衣,等都完毕后,这才来见关羽。
 
    曹操见到关羽就是大笑,“云长快坐,想必云长心中有许多疑惑吧?”
 
    关羽点头,“多谢!正是如此!”
 
    说完,他也坐下下来,而程昱、夏侯渊、曹仁和徐晃也相继坐了下来。
 
    而曹操此时则对还在疑惑非常的关羽说道:“在下便是兖州牧曹操曹孟德!”
 
    关羽一听,曹操曹孟德!居然是他!曹操的名儿他自然是知道,只是没想到的是,能在此见到曹操,而且还是曹操亲自乔装把自己请到他的府邸来的。之前关羽是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人居然是曹操曹孟德啊。
 
    不过这事儿对关羽的惊讶也不过就是一闪而过,他便说道:“不知是州牧大驾,还请州牧见谅!”
 
    曹操大笑:“云长客气了,客气了!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几位,这位便是兖州东阿的程昱程仲德!”
 
    关羽赶紧和程昱见礼,虽然他不怎么喜欢读书人,但是面子上还得过得去才行。而且曹操其人最先就介绍程昱,那么他程仲德肯定是受其人的器重。
 
    “关某见过先生!”
 
    程昱赶紧说道:“昱痴长些年岁,所以就称呼云长吧,云长是客气了!”
 
    程昱自然能看得出来,别看关羽此时确实是和自己的见礼,但是实际却是没有一点儿的客气。说白了,其人是不太能看得上文人啊。本来这要是在平时,也不能算是太大的事儿。但是如果你以后为将,还是这个态度的话,那么可能难免要吃亏。所以此时程昱的心里也不免是暗自叹息,心说要是关云长其人在主公帐下的话,找机会得让主公从侧面劝说劝说他才可。
 
    关羽自然是没有一见,这个程昱程仲德痴长自己可不是几岁,到底是多少岁自己也不太清楚,但是不会少就是了。就算自己再看不上文人,但是秉承着华夏尊老的品德,自己怎么对其人也得差不多才行,至少表面上得过得去。
 
    于是他笑了笑,没再多言,曹操介绍了第二个,他一指夏侯渊、曹仁和徐晃,然后说道:“这位是豫州沛国夏侯渊夏侯妙才,这位是曹仁曹子孝、而这位徐公明就不必多说了!”
 
    关羽又和其他三人是一一见礼,这些过后,曹操才问道:“云长大才,为何要在此市井之间徘徊?”
 
    当然这话,曹操已经算是很委婉了,他就差直接说,你关云长武艺高超,但是为何要去做那商贾之事?不过曹操肯定是不能这么说啊,所以只能是这吗委婉一说。
 
    结果关羽听后,果然是脸一红,当然了,他脸色微红,其他人根本也看不出来,因为他本来就是面如重枣,所以你发现不了。
 
    关羽谈了口气,说道:“此事一言难尽啊!”
 
    众人等着他往下说,结果关羽不说了,程昱明白,看来里面估计是有些让他关云长觉得是有损颜面的事儿,所以他不想多说。
 
    于是看着有些冷场,程昱说道:“敢问云长之志?”
 
    关羽一听,总算是把这个给揭过去了,他此时则说道:“关某立志报效国家,奈何却是报国无门!”
 
    曹操一听,眼前一亮,心说报国无门?今日这不就是有门儿了。虽然他这时候没见到关羽真正的武艺到底如何,但是看其人的相貌,言行举止,就不想是没有本事的人。一看其人,就是个人物,曹操相信自己的眼光,不会看错。
 
    程昱闻言则说道:“如今主公帐下正是用人之际,而唯独就是缺少云长如此人才啊!”
 
    这话就算是赤/裸/裸的招揽了,当然关羽他自然也都明白,只是他一笑,“听闻曹公帐下是人才济济,兵多将广,关某不过一武夫,怎能当得人才二字?”
 
    别看关羽嘴上是这么说,但是他的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而这个不过就是以退为进罢了,毕竟程昱说得就算是天花乱坠都没大用,只有曹操说话才行,而关羽就等着曹操的态度如何。如今曹操的名声不错,之前平黄巾、发矫诏讨董卓,最后亲自带兵追击逃往长安的董卓军,如今又是迎汉帝,所以在关羽看来,曹操这人对大汉还真是挺忠心。也许自己在他的帐下,确实是能有所作为。
 
    可惜关羽就知道这表面的东西,却不知道更深层次的,要不他估计不用有此想法了。
 
    而听了关羽的话后,曹操知道,该自己说话的时候到了,于是他说道:“云长此言差矣,听闻云长武艺高超,乃当世大才,今日得见,操甚感欣慰啊!如今朝廷亦是正值用人之际,云长此来,当是天佑我大汉,却不知操能否与云长今后共同征战沙场否?”
 
    曹操这几句话水平就是挺高了,知道关羽报效国家,他就说为大汉效力。而这些话反正至少在关羽的耳中听起来,他心中是满意,是高兴的。是吧,如今兖州牧曹操曹孟德,都知道自己的本事,都得亲自来求自己加入他帐下。
 
    关羽此时是做了个暂时的决定,虽然不知道曹操其人到底如何,但是想来应该是不差,自己可以暂时在他帐下效力,顺便观察其人性格,要是其人真是明主,自己自当是对其忠心不二,要是反之的话,自己只能是另作打算了。
 
    于是关羽说道:“关某愿在曹公帐下做事,还请曹公收留!”
 
    曹操一听,心中是有高兴也有担心,高兴的自然是关羽答应了在自己的帐下做事,不过担心的也是这个,关羽的意思他都明白,管自己叫曹公,而不是主公,这虽然是只差了一字,但是这一字之差却是天壤之别啊。他知道,如今的关羽关云长只想在自己的帐下为朝廷做事而已,而没有拜自己当主公,就还不能算是自己的人。
 
    不过如此也不能强求,他知道越是有本事的人才越是如此,所以曹操还是说道:“云长客气了,今后操便能与云长一起,共为我大汉昌盛尽自己一份力!”
 
    在曹操看来,就凭自己的本事,如今没能让你关羽是下定决心跟随,但是今后难道还不能吗,自己肯定是不能让这个到手的人才飞走了的。
------------
 
第五四一章 司马懿游说曹操
 
    而关羽他是暂时在曹操的帐下效力了,当然了,这个暂时也许在哪一日会变成突然离去也不一定。当然也可能会变成永远,而这个谁知道呢。
 
    尽管此时的夏侯渊和曹仁还有程昱他们几人对关羽这个暂时性归附自己主公是不太满意,但是却也没人当面表现出什么来,毕竟如今彼此都已经算是在同一个屋檐下了。所以哪怕他关羽关云长只是暂时在自己主公帐下做事,但是谁说以后他就不能再拜自己主公为主呢,而要说几人对此其实确实还是抱着不小的希望的。
 
    也只有徐晃他对此倒是没什么太大的感觉,他也知道自己这个同乡,云长兄的傲气。想让他认可一个人,那么可绝对不是轻易就能成的,更何况是拜一个人为主公呢。所以对于关羽的谨慎选择,徐晃他其实还是能够理解明白的。心说云长兄啊可不像自己这样儿,连妻儿都被接到雒阳来了,所以自己是吧,还能如何啊。
 
    就这样,关羽是加入到了曹操的帐下,暂时成为了曹操兖州军中的一员。
 
    -----------------------------------------------------
 
    司马懿在出了怀县城后,他是马不停蹄地一路向南赶往了雒阳,不过他那马也不是什么上等马,无非就是个下等马而已,结果此时才刚刚看到了雒阳城的轮廓。
 
    司马懿这时候在心中暗叹。凉州倒是产马的大州,而且上等马也不少。不过在凉州人家本地,价钱倒是合情合理,不过一贩卖到别的州郡,哪怕是相邻的司隶,那价钱也一下就涨了很多很多。尤其还是如今赶上了这群雄纷争的年月,战马更是贵得离谱啊。
 
    而别人不清楚,可他司马懿的心里可知道。那凉州最大的马场就是被凉州军所掌控的,说白了,其实还不是他马孟起所控制的吗。所以除了每年给凉州军提供不少好的优质上等的战马之外,其他的贩卖到了其他州郡,而所得的钱自然就都是他马孟起的了,当然也可以说其实也是凉州军的。
 
    到了雒阳城城门口后,司马懿下了马,交了入城钱,然后这就牵马来到了曹操的府邸。司马懿小时候他可是在雒阳待了很多年。直到他父亲司马防辞官归隐后,他才跟着父亲一起回到了老家温县,所以自然是清楚曹操的府邸在雒阳的什么地方。而且以前他家距离曹府还不远呢。所以他能不清楚吗。
 
    “什么人,站住!”
 
    如今曹操的府邸门口可有守卫,曹操他可不是以前的议郎、还有那个朝中的骑都尉了。虽然现在还是兖州牧,但是等迁都到许县后,曹操的官职肯定是要有所变动的,而这个可是是个人都知道的事儿。
 
    司马懿闻言一笑。“劳烦向兖州牧通禀一声,就说有河内紧急军情来报!”
 
    守卫一听,河内的紧急军情?他一听就不敢怠慢了,心说自己主公要是知道这事儿让自己给耽误了的话,那么后果……
 
    守卫一激灵。赶紧对旁边的守卫说道,“兄弟你先在这儿。我去去就来!”
 
    然后他转头对司马懿道:“先生还请稍等,在下马上就去通禀!”
 
    司马懿点点头,心说曹孟德手下的士卒倒是还不错,所谓是上行下效,而且也说明了兖州军治军还是很严的。要不在有些地方,你不给守卫点儿好处,那么守卫能给你去通禀?呵呵,门儿都没有。
 
    -----------------------------------------------------
 
    而这时候曹操他是因为刚得关羽,所以心里是正得意呢,结果这时就听门口的守卫前来,禀报说:“报主公,门外有人求见,说是有河内的紧急军情!”
 
    曹操一听,心说难道马超此时都已经攻到河内了?
 
    曹操他其实也一直都在关注着马超凉州军的动向,只是派往河内的探马,之前是才派了出去,所以这个时候应该正在回来的路上,而司马懿他倒是先到了。所以曹操他此时确实是不知道河内的动向,他如今只知道马超占据了弘农,而那个河东也让他的属下给占了,至于其他的,再多的他就不知道了。
 
    曹操看了眼程昱,而程昱对他是微微点头,曹操则对守卫说道:“快,让来人入府!”
 
    “诺!”
 
    守卫下去请司马懿了,而此时程昱则对曹操说道:“主公,如今我军探马尚未归来,而河内来了人,想来是抵挡不住马孟起的凉州军,所以差人来雒阳求援的!”
 

欢迎转载五洲彩票app_五洲彩票app下载_五洲彩票app手机版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五洲彩票app_五洲彩票app下载_五洲彩票app手机版 » 知道关羽报效国家他就说为大汉效力而这些话反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